萌带卡的辉夜娘娘

B站名萌狐如意
一个写ut的垃圾写手
不可能写车
因为我担心我开车开到一半变成绞肉机你们揍我

看了最新一章我只想大喊:“陈大锤你特么的又双叒叕拐鬼!!!”

悲伤之下的一些没写明白的或者是没写出的设定

1、这个世界的所有人类都拥有决心,但是决心的多少不同,绝大部分人类都无法使用决心的力量,只有极少部分能使用决心力量的人类,这些能使用决心力量的人类被称为法师

2、灵雪酿的酒是必须用她族特殊秘法才能酿出的酒,而这些酒大都有着一些比较神奇的作用

3、如果当年gaster博士没有把灵雪召唤过来或许灵雪就已经死了,因为那时候灵雪正在被追杀

4、灵雪幼年时喜欢的人是papyrus甚至曾向papyrus表过白,但是papyrus只是很是愉快的给了灵雪一张妹妹卡

5、 灵雪预知未来的能力准确来说并不是预知未来,而是看见未来所有的分支节点并可以把未来引导向她想要的结局上。但是这个世界只有怪物们被全部杀死的结局,所以灵雪才选择屠杀觉醒血脉来给这个世界挣扎出一线生机

6、自从灵雪下定决心屠杀地下来觉醒血脉给这个世界挣扎出一线生机的时候就不是孩子了,哪怕当时的她还并未成年

7、灵雪选项屠杀的时候小羊还没有诞生,而重置后出现的小花是灵雪实验的产物。这个小花也是引导坠入地下的生灵的引路者

8、灵雪杀死papyrus之后近乎疯掉,重置后也因对papyrus充满愧疚所以很少会出现在papyrus面前,虽然她知道papyrus并不能看见她

9、sans从未怪过灵雪,他隐约知道灵雪要做什么,所以临死时的执念才诞生了执

10、gaster博士一直都是一个很好的父亲,虽然曾经忙于实验近乎没有时间来陪伴sans他们,但是只要抽出时间他就会和sans他们在一起。灵雪屠杀后他一直很自责,觉得是他没有保护好sans他们,觉得如果他不坠入核心,灵雪的感知就不会暴走,也就不会感知到平行世界他们的死亡,也就不会濒临疯狂而选择屠杀(gaster博士并不知道灵雪觉醒了预知,不知道灵雪她为什么屠杀但是他原因相信灵雪一定是有苦衷的)

11、灵雪为了成功重置杀死了世界上近乎全部的人类并收集了他们的决心,但是她就算是消耗掉了全部的LOVE和绝大部分的决心她依然没有成功。不过虽然那几十年的实验都没有修复好重置但是还是对世界造成了一定的影响比如那近乎开满地下的的红白彼岸花和遗迹的桃花林

12、在心灵时间的两千年里灵雪其实一直都有自毁倾向,但是她知道她不能死,至少是现在不能

13、灵雪一直想用她自己全部的命来换取重置,然后把阿影推上神位,保护她的亲人们,但是这个计划被执给打乱了(这个也是最一开始打算写的结局)

14、灵雪放弃成为规则并在世界留下灵魂烙印并永不得离开世界便可以控制世界的方法是凤狐龙囚禁犯罪族人的方法的修改版

15、当年重置失败的原因是因为灵雪她本没有资格重置,而想要强行重置的话必须要有一个祭品,后来执成为了那个祭品

16、神可以有很多神使,但是囚神一生也只有一个神使

寻‘家’第二站(传说之后)下

*传送

ablaze:“geno我们来看你了”

geno:“ablaze shadow?你们来我这做什么?”

shadow:“我们再找我们的au路过你这里就来看你了呢”

geno:“所以你们终于下定决心要回去了?”

光暗双子:“……”

geno:“好吧,看起来你们还没有下定决心啊。”

ablaze:“不,我已经下定决心了,我绝对要回去。”

geno:“哪怕回去后看见的是你最不想看见的结局?”

ablaze:“嗯…”

shadow:“既然ablaze决定了那我也奉陪到底”

ablaze:“geno我们就先走了。”

*传送

geno:“明明都已经有预感是什么结局了不是吗,这么做这又是何苦呢…”

             sword那边

sword:“要赶紧追上ablaze祂们啊”

*传送





通知

光暗双子寻家记暂时停更,我和swordtale更完他的城市生活系列之后恢复更新。

以及如果有想看城市生活那篇文的可以跟我说一下。我会把那篇文过来。

分离

“啊啊啊啊啊啊啊……”*sword头栽进了一坨玫瑰花里。“还好有这些花,不然我会摔得很惨,等一下,我就是在哪儿?还有这个玫瑰花总是有点眼熟……这里好像是色欲之下!(消音),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shadow和ablaze。”

*sword用最快速度跑,但中途没有看见光暗双子。忽然他被拌了一跤,停在了审判长廊,在他面前的是色欲之下的sans

色欲sans:“咦,这不是sword小甜心吗?怎么跑到这儿来了?难道想我吗?”

“现在没时间管这个,我要去找人。”*sword用罪恶感把色欲压制住了。

           光暗双子那边

ablaze:“我好像把新人传送错位置了,好像传送到了色欲之下。”

shadow:“有他好受的了,不过他那种实力应该不会受那种影响吧?我们现在要去找一下geno”

置顶

我是墨,一个写ut的垃圾写手。

文笔超级差,比不过幼儿园。文笔正在努力优化中,现在写的文是写着玩同时也是练笔。

文在乙女单纯是不知道往哪放,所以求你们了不要老私信这个问题行吗?

(土下座)感谢看我置顶的好人了

寻‘家’第二站(传说之后)上

ablaze:(皱眉)“我们并没有时间跟你走,不过如果你可以帮助我们找到我们的‘家’,我们就不介意跟你走一趟。”


shadow:“不要想威胁我们。 虽然我们打不过你,但是如果我们想要躲还没人能找到。”


sword:“……”


sword:“好吧”


ablaze:“那么准备走吧。”


*ablaze拉住了sword


*传送


ablaze:“啊啦啦,不小心把新人传送错au了,不过应该没事吧?”


shadow:“呃…大概没事?”


ablaze:“那看看这里是‘家’吗?”


shadow:“不是,不过这里感觉好熟悉,好像来过。”


ablaze:“啊,我想起这里是哪了,这里是传说之后。”


shadow:“原来是这啊,不知道geno怎么样了”


ablaze:“哪去看看geno?”


shadow:“好”


初遇光暗双子

你走进了那道传送门。

“这里是……尘埃之下!遭了,看来那些人有危险。”

*一处房子里传来了打斗的声音。

“看来就在那儿。”*你立马传送了过去,muder正在几个人背后准备发出一道攻击,你一拳把他揍飞出了这个世界把它揍到了宇宙。

“你们没事儿吧?你们叫什么名字?”

ablaze:“我叫ablaze那边那位叫做shadow”

“我被你们救的一个人拜托找到你了,或许你应该现在和我走一趟了。”*sword说着说着变出了一碗泡面,自己吃了起来。

ablaze:“你来找我们只是想把我们带过去?”

*你放下了泡面。

“我也不太清楚,可是你们救的人就是这么要求的。”

寻‘家’第一站(murder的au)

可能ooc


*传送


ablaze:“呃…那个,有人吗?”


*但是谁也没有来


ablaze:这里也不是‘家’啊。(失落)


shadow:“这里似乎是屠杀后的au,不知为何这里的怨魂怨念非常强”


ablaze:“那我把他们净化了吧。”


*净化


ablaze:(怔愣)“papyrus?”


shadow:“ablaze这是屠杀后的au papyrus自然也是成为了怨魂。”


*ablaze似乎在寻找什么?


ablaze:“shadow这个au不太对劲,这些怨魂里并没有sans。”


shadow:“那一起去找找看?”


ablaze:“嗯,那我们去sans和papyrus的家吧”


*传送


ablaze:“我们到了”


*ablaze推开了sans和papyrus家的房门


一根骨刺袭来


*ablaze瞬移


ablaze:“sans?!”


sans?:“he he he,又来一对新鲜的exp”


shadow:“他不是我们认识的sans,看来这次得动手了。”


*刚说完一大堆的骨刺向祂们刺来。


*ablaze和shadow将自己光化和影化来躲避攻击。


*忽然间,sans?消失了。


shadow:“sans那家伙去哪儿了?”


*sans?忽然出现在了shadow身后。


sans?:“成为我的exp吧!”


尾随

*你哼着小曲走进了一道传送门。

*展现在你眼前的是一个奇怪的人和sans在一起而在她面前有一个人类而且已经被什么杀死了。

“又一次屠杀吗……不过这次有人帮了他们,还有一道传送门。”

“你好啊,你们今天过得怎样?”*一个奇怪的人还有这个宇宙的sans具有警戒的看着你。

“放轻松,我可不是来伤害你的。”*他们终于放下了警备。

???:“那么你是来做什么的?”

sword:“这个世界的怪物只剩下你们了吗?”

???:“是只剩下sans一个怪物了,我并不是怪物。可以帮我一个忙吗?”

sword:“你可以说说看”

???:“帮我把杀死人类的人找过来,我可以给你清心咒”

sword:“清心咒?”

???:“一种可以让人冷静的功法,也算是给…(剩下的听不清)”

sword:“……”

sword:“好吧,交易成立。”(竟然有这种东西那么就不用怕暴怒了)

光暗双子寻家记

这个文也是和 @swordtale 的联文

金色的审判长廊鸟语花香

sans:今天是多么美好的一天啊。

         小鸟在歌唱,鲜花在绽放…

   再这样的一天里,像你这样的孩子…

               应当在地狱里焚烧

屠杀者:=)

〈不知名的空间〉

???:“ablaze,这次又是我又赢了哦~”

ablaze:“虽然说早有预料会输,但是shadow你不要总炫耀好吗”

shadow:“我就是要炫耀嘛”

ablaze:“……”

ablaze:“算了,游戏继续吧。”

〈不知名的au〉

???:“sans哥小心!”

*???挡在了sans面前

sans:“酒玖!”

刷——

*屠杀者被光箭刺穿决心

〈不知名的空间〉

shadow:“ablaze你为什么帮了那个au的怪物?说好的,观察一些au,不得改变结局,Pe NE算你赢,GE算我赢,你这样可是在破坏游戏规则哦”

ablaze:“shadow你不觉得那个家伙很像我们的曾经吗,也是那么傻傻的挡下了屠杀者的刀,不知道‘家’现在怎么样了。shadow我…我想‘家’了”

shadow:“可是ablaze,你知道的,我们苏醒之后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啊”

ablaze:“那我们去就找回‘家’的路吧”

shadow:“……好吧”

ablaze和shadow祂们说的‘家’指的是祂们的au

开新坑了,撒花花‍‍🌸🌸🌸